如此銳利

【一期三日】缺氧。(1/10)

01、是刀剣乱舞的いちみか。
02、題目是從網路上撿到的「悲戀30題」,隨便挑順眼的十題。
03、十題聯貫,生活很忙所以緩速地寫。
03、關於背景設定自行腦補不少,篇數越後占比越大,雷者甚。
04、略覺心中的いちみか因為自己總是缺糧所以有點蘇,雷者甚甚。
05、總之就是好喜歡他們兩個,一起。




*********






在他們成為人類之後,有時不免會聽到他們抱怨肉體的不方便。


「......唉,人類的身體就是這樣麻煩,又會疲憊又會疼痛......」
「如果這能得到主人希望的成果,身為侍者的疲憊跟疼痛都不重要。」
「小長谷部啊,人類是一種肉體狀況不好,精神也會跟著崩盤的脆弱生物呢!如此一來可就幫不到你最-愛-的-主-上-了喔,何況你的手抖成那樣。」鶴丸指了指長谷部握著刀,微微發顫的那隻手。
「............哼......說完了就快進手入室吧,影響到主人的計畫饒不了你。」
「是是」
「一期一振也是。」
聽到自己名子的一期從原本的目光方向反射性回過頭,一時搞不清楚呼喚來源,半開著口無法做出回應。
「一期啊,小長谷部說為了最敬愛最完美的主人,我們必須立刻前往手入室治療!不得怠慢!不從即斬!」
原本搶先一步轉入迴廊轉角的鶴丸探出白色腦袋,看著一臉陰沉的長谷部笑得刻意。
「一期一振,肉體狀況的好壞會影響到主人,所以快去手入室。」
「啊、好、說的也是,不過我的狀況沒有鶴丸嚴重,沒有甚麼傷口,我晚一點再去。」
「一期一振你說那甚麼話有種現在來跟我演練一場啊啊啊啊!!!」
「晚點吧、我先,去另外一個地方,不好意......」尚未語畢,一期早已跑向方才注目的視線方向。


「一期一振!」






--


原本一期只是想和鶴丸跟長谷部說--你們看,主上就在那呢。
就在夏季本丸茂盛蔭鬱的庭院裡,在重重的花團間,他的角度剛好能看見主上正在遠方笑得很開心,心情很好的樣子。
只是話還未出口,下秒主上移動腳步身影沒入花叢,而另一個面露笑容的人出現。


他覺得自己的視野突如其來被曲折。


幾乎是同時間,一期一振邁出腳步拉近與那道陌生笑容的距離,甚至沒注意到被自己拋下、方才正一同遠征歸來的夥伴在背後的叫囂。他看不清楚那道身影,夏日炎熱的海市蜃樓也干擾著他,所以他要接近。
他覺得必須看清楚。


「主上?......不好意思,我是一期一振......」
什麼人都沒有,腳下的環湖小徑一路延伸至紅色拱橋,湖水折射的陽光刺眼,晃漾在一期一振的臉龐,他感受到自己的雙頰比起光線還更加灼熱些。方才主上跟那個人站在這裡沒有錯,但現在甚麼都沒有。


「是三日月嗎?真的是三日月?!岩融石切丸小狐丸你們快點!快點過來!」
接續著紅色拱橋的小徑宛轉沒入一團長綠的植物群,植物群後是那間有著朱色屋瓦的半島型屋敷。
儘管一期一振被召喚、並賦與肉身時間並不算久,但因為本丸住著許多夥伴,不同家族因為血緣及出生時代相近也習慣一起生活,故本丸的居室規劃仍多是以同家族的兄弟共住在島型或半島型的獨立和式屋敷為主,每棟屋敷大約畫分為三到四間和室。
而住在這的所有人都知道,那朱色屋瓦的半島型屋敷,是屬於三条兄弟們的家。


「你在這裡做甚麼?」


身後突如其來的質問令一期雙肩一震,小狐丸便從左方錯身往前,輕瞟過的眼神慣性不帶感情。
竟然在這裡碰到他啊。
一期一振有點尷尬的對小狐丸扯了扯嘴角這麼想著。


「不好意思,剛剛看到主上往這個方向走,我正打算跟他報告第二部隊遠征結束的成果。請問小狐丸殿下有看到主上嗎?」
只見小狐丸才張口發出第一個音階,今劍「你在那裡磨磨蹭蹭甚麼快點過來啊!」的叫喊突刺般斬斷兩把刀那些眼神間的些微摩擦。
「一期一振?」
而方才被當成緩頰藉口的本丸主人不知何時也一併探出了身,在維持一慣的禮貌下,一期一振順勢繞出欉欉植栽,那人便站在最充足的日光之中。








「哈哈哈哈,如果是岩融的話多摸一點也可以喔!」


或許是因為被岩融抱在懷中,那個人看起來相當嬌小,但笑得非常開心也中氣十足。今劍把有些彆扭的小狐丸拉近,催促著他也跟那個人說些話,石切丸站在一旁儘管沒有上前,但表情卻也足以表達對這一刻的喜悅。


「待會會議再正式介紹他給大家認識,把他先帶過來是因為我想比起其他人,三条們會更想見見他吧!」審神者和一期一振並排站在一旁,默默觀察著沉浸在歡快氣氛中他們。
「那位是新的夥伴?」一期沒有看向主上,只是注視著眼前與印象中非常不同的三条們,尤其是那個人。
「是啊,是好不容易才召喚出靈體的新人呢!不過一期應該比起我更熟悉他吧?」
「甚麼?」
「啊、正好,你也算三日月宗近的熟人,就趁現在聚聚吧,畢竟待會三日月還有得忙呢!可能沒時間留給你啊!」才說完,那個人就筆直地走來。


「一期一振,沒想到會在這見到你啊!」


現在一期看得很清楚,甚至連對方瞳孔中那不可思議的兩抹新月也一清二楚。


「..................我是粟田口的一期一振........」
「呵呵呵,我知道。一期、好久不見。」三日月伸出未戴手甲的右手停在兩人之間。






--人類的身體就是這樣麻煩,又會疲憊又會疼痛......






「......鶴丸說的對......」
「甚麼?」不合脈絡的發言讓三日月偏了偏頭。


「嗯?啊、沒事,那個、您好我是粟田口的一期一振,初次見面,待會的會議大家一定會給您盛大的迎接,我先代表粟田口由衷歡迎您。主上,第二部隊這次的遠征在我方才給您的文件中已經簡單記載了數據,若有問題您可以隨時和我討論,那麼我先去手入室進行整備,您辛苦了。三日月殿下也是,待會再見。」
俐落的轉身,一期一振消失在方才進來的方向。


「那個......」
「一期一振腦袋被撞壞了嗎。」
「他可能不舒服想去手入室吧,其實可以不用急著給我報告。」
「可憐的孩子。」
「主上把人家累壞了啦。」


「嗯,你們有聽到他剛剛說,初次見面嗎?」三日月宗近有點茫然地回頭望向自家兄長與主上。




--




「一期一振你終於回來啦~小長谷部說等一下你讓他看到他就要......嗚哇你幹嘛急成這樣!?」
一期一振風火地衝入了手入室,甚至有些狼狽的跌跪在正準備進行治療的鶴丸眼前,天藍色的頭髮遮住了平時通透的金瞳,最後更彷彿洩氣般深深嘆了口氣。


「你幹嘛啊?小長谷部拿著刀追著要砍你嗎?哼哼哼你跑不過他的我跟你說,上次啊」
「.........差點要窒息...............」
「哈哈哈!很累吧,我上次給小長谷部追到最後也差點以為自己要不能呼吸死掉了,人類的肉體還真麻煩啊!」
「................鶴丸......你說的對.......人類的肉體真的很麻煩........」
「哼哼,有沒有被我鶴丸國永身為一把刀卻同時擁有廣博的知識嚇到啊哈哈哈哈哈!」
「..............我說有的話,你可以再讓我問一件事情嗎?」
「說吧!我一定會讓你再嚇一跳的!」
「你認識三日月宗近嗎?」








「........................不會吧..........」








鶴丸有點後悔自己竟然躺了這場渾水,尤其當他看見抬起頭的一期一振耳尖那藏不住的粉紅時。














(續)












(壹)一期跟鶴勉強算是腐れ縁吧。
(貳)小狐丸的小圈圈內有主人、三条跟油揚,對待其他人大概就是優雅的狠勁(?
(參)啊,三日月是三条末子設定,不好意思這麼晚說。


评论(11)
热度(54)

如此銳利

業餘農夫,每日耕種。

© 如此銳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