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銳利

【一期三日】相擁入眠。_01

01、配對是刀剣乱舞的いちみか(一期三日)。
02、題目是來自網路上的「同居30題」。
03、現パロ設定有,雷者甚。




********




粟田口一期在擦拭過灰塵與木屑後,從身旁數個紙箱中拿出最厚重的建材工具書,一本本整齊地放上新製的木書櫃。
作為工作室及客廳使用的空間是整棟建築最寬廣的居室,原本就是古民宅翻修建築,先天條件下只要撤掉隔間用的門襖便能達到開放式的效果,儘管時值盛夏室內仍不致於過分炎熱,讓牆上尚未配妥電源的冷氣可以順理成章地再休息一陣子。

小巧的藍色電扇站在角落、維持一貫速率擺轉,擦得光亮的木質地板在裝修時因為狀況良好,稍微拋光後便鋪回原本的位置續用。中庭新綠的櫻樹搖曳,木漏的光打映在緣廊,粟田口一期插上工作桌電腦的插頭後,夏風帶來木質香氣滑過鼻尖,他短暫被眼前樹梢上的的景色帶走注意力--粟田口一期對於動物從來不熟悉也沒有興趣,只是木枝上雙匹啁啾的夏鶯讓他不自覺對自身的現況產生連結。
嘲笑自己他搔搔頭髮,起身走到廚房翻找起放在水泥流理臺旁的紙箱,並拿出一雙淡藍色的玻璃對杯,倒入冰鎮過的礦泉水後,轉身沿著中庭一側的緣廊方向走去。

「三日月?」
位在緣廊底房間的障子敞開,狹小的疊蓆房內和早上相同依然充塞著紙箱,三条三日月躺在堆疊成數山的書本中,對他的來到沒有任何反應。
一期放下水杯,杯中的水澄映杯底的月亮與草莓在陽光下融合,反射出七彩的光。輕跪在三日月的身旁,指尖撥開對方蓋著面容的細長前髮,他看見三日月嘴角上揚、似乎睡的深沉。

從今天開始我們住在一起喔。
說出口的話沒有聲音,彎著腰,粟田口一期只在對方的耳邊悄悄變化著嘴型。
一早交給三日月的個人編號卡還放在矮几上,與自己印上相同地址的卡片他早已數不清看過多少遍,只是最印象深刻的仍是當他把卡片交給對方時,對方特別借了自己的卡片並排比對地址的樣子。

一期拿起身旁的軟墊打算撐起平躺在疊蓆上三日月懸空的脖頸,只是睡著的人快上一秒朝他的方向姍姍翻身,然後他清楚看見對方原本微彎的嘴角似乎更加上揚,沉穩的呼吸卻明顯仍在睡眠裡。
呵呵。
放下軟墊,一期輕手輕腳移開圍繞在三日月身邊的書本、淨空了一道狹窄位置,兩人之間幾乎僅剩下只容得下細線的距離,他躺在對方閉上的雙眼前。

「還蠻舒服的。」
連呼氣都能擾動劉海,一期注意到三日月的臉頰有一小塊被疊蓆印紅的紋路,然後是停留在纖長睫毛上閃亮的灰塵,以及微張的唇。窄小的房間除了通風用的窗戶外四面都釘製了直達天花板的書棚,他還記得第一次見到三日月舊住處四處堆放的大量書籍,儘管這間居室仍是偏小,但三日月初次踏入房間時笑得很開心,彷彿看到甚麼美麗景緻般眼神始終燦燦爛爛。說著自己很期待住在這個房子裡。

金蜜的瞳捨不得眨,粟田口一期伸手緩緩環抱三条三日月,青空色的額倚窩在對方透出薄汗的鎖骨間。
一輩子就這樣。他想起許多事情,並追溯到依然在記憶起點燃燒的火焰。但就這樣吧。規律震動的心跳間,他確定自己已經把所有寶物都裝進了箱子裡,緊抱在雙臂。粟田口一期閉上眼。





(續)





(壹)註:個人編號卡(マイナンバーカード)類似國民身分證。是2016年1月開始的新戶政政策。
(貳)然後三日月就被熱醒了,但因為一期抱死死所以只好回抱,大約三十分鐘後一期也被熱醒......(夏日的殘酷
(參)生活太忙寫得速度也更慢......但似乎也只能這樣了!

评论(3)
热度(16)

如此銳利

業餘農夫,每日耕種。

© 如此銳利 | Powered by LOFTER